<progress id="5n9hx"><noframes id="5n9hx"><progress id="5n9hx"></progress>
<th id="5n9hx"><address id="5n9hx"></address></th> <ruby id="5n9hx"><video id="5n9hx"><ruby id="5n9hx"></ruby></video></ruby>
<th id="5n9hx"></th>
<th id="5n9hx"></th>
<strike id="5n9hx"><noframes id="5n9hx"><span id="5n9hx"></span>
<strike id="5n9hx"><video id="5n9hx"></video></strike>
<progress id="5n9hx"><noframes id="5n9hx"><progress id="5n9hx"></progress>
<th id="5n9hx"><noframes id="5n9hx"><span id="5n9hx"></span>
  • 當前位置:首頁
  • 城市觀點

以數字化賦能新時代城鄉融合發展

來源:經濟參考報 發布時間:2022-11-08 點擊次數:2212

黨的二十大報告指出,要著力推進城鄉融合和區域協調發展。數字經濟具有高創新性、強滲透性、廣覆蓋性,以數字化、網絡化、智能化為特征的信息化越來越成為城鄉區域協調發展的重要驅動力。

  數字化

  將深刻改變城鄉融合發展面貌

  推動城鄉融合發展是解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的必然要求,而數字化改革創新是推動城鄉融合發展的重要途徑。隨著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孕育興起,大數據智能化加速創新發展,網絡化、數字化和智能化快速融入城鄉經濟社會發展各領域和全過程,在農業農村經濟社會發展中廣泛應用,推動城鄉各類資源要素快捷流動、各類市場主體加速融合、各類組織模式加速重構,鄉村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悄然改變,農業農村現代化轉型發展明顯加快,數字化為城鄉融合發展帶來了新變量、注入了新動力、拓寬了新路徑。

  一是數字技術引領城鄉生產力變革。5G、物聯網、大數據、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正在深刻改變服務業、工業、農業等產業形態,帶來了數字金融、智能制造、智慧農業等新業態、新模式。在這一背景下,鄉村數字經濟快速發展,數字技術在“三農”領域得到廣泛運用,農業數字化轉型步伐加快。對于農業生產而言,最為突出的變化就是智慧農業的快速發展,體現在生產智能化、加工自動化、管理標準化,數字化工具正在成為農民手中的“新農具”。

  二是數字技術貫通城鄉消費市場。隨著數字技術在消費領域的深入應用,農村電商、直播帶貨、流量經濟等新業態活力顯現,農副產品銷售渠道極大拓寬,帶動了優質工業消費品下鄉,進而促進了城鄉消費。全國范圍內農村電商爆發式增長,淘寶村、數字農業基地等蓬勃發展。網上外賣、在線教育、網約車、在線醫療等數字服務為城鄉消費升級提供了新的窗口。

  三是數字技術暢通城鄉要素流動。數字技術深刻影響土地、資金、人才、技術等生產要素及其配置,促進生產要素雙向流動、資源配置效率快速提升。數字化交易平臺構建了城鄉一體的建設用地、資本等市場,進一步暢通了城鄉要素雙向流通渠道。數字普惠金融通過多樣化的融資籌資渠道降低交易成本,為涉農生產提供更加靈活的金融服務,緩解了融資難問題。

  四是數字技術提升城鄉生活品質?!盎ヂ摼W+”在農村政務服務、教育、醫療、鄉村旅游等領域快速延伸,豐富了人民群眾精神文化生活,助力高品質生活。城鄉智慧教育加快普及,國家智慧教育平臺加快建設,我國廣大中小學普遍實現聯網,“互聯網+課堂”等城鄉智慧教育發展模式成效顯著。城鄉醫療智慧化水平快速提升,“互聯網+醫療”有力促進了城市優質醫療服務向農村延伸,提高了優質醫療服務的可獲得性和共享性?!盎ヂ摼W+政務服務”“互聯網+村務”等創新舉措有力促進了農村基層社會治理現代化。

  數字化

  有助解決城鄉融合發展新難題

  數字化廣泛滲透、創新運用,有助于倒逼農村改革、激發鄉村活力,打破區域發展界限,全面推進鄉村振興,縮小城鄉發展差距,加速城鄉融合發展進程。

  一是有助于突破城鄉產業協同發展“瓶頸”。數字技術具有極強的滲透性特點,可以打破各產業間的邊界區隔和空間束縛。一方面,通過產業邊界融合,加快農業數字化轉型,推動農業生產、流通、消費有效銜接,讓農業實現與現代工業、現代服務業的深度鏈接,促進農文旅、一二三產業的融合發展。另一方面,通過城鄉空間融合,以數字化手段推動訂單農業、鄉村車間、制造農業、創意農業等業態發展,重塑城鄉產業鏈分工和價值鏈分配,有效化解農產品加工粗放、產業融合層次低等瓶頸,支撐農業農村現代化。

  二是有助于打破城鄉要素市場化配置“阻隔”。要素雙向流動是城鄉融合發展的關鍵。目前,農業產業仍存在產業周期長、行業收益低、風險不確定性多等問題,很大程度上導致了資源要素從鄉村到城市單向流動的困局。數據作為新要素具有很強的引領性特點,對土地、資金、技術等傳統要素配置具有指向性作用。加強數字鄉村、智慧城市建設,搭建城鄉“數字橋梁”能夠使得兩者流動的邊界逐漸模糊,以數據流促進城鄉關鍵信息要素的交互共享,從而破除城鄉要素流動障礙,促進城鄉要素合理雙向流動和要素紅利釋放。以數據流帶動人流,構建城鄉數字化人才市場,以放松落戶限制、實現同城同待遇、提高就業能力為切入點,增強城市對農業轉移人口的包容性,引導各類人才帶科研成果入鄉轉化和回鄉創業,激發城鄉新型人口紅利。以數據流帶動物流,充分利用各類電商消費平臺,推動供給與需求緊密對接,加快農產品進城和工業品下鄉。以數據流帶動資金流,推動數字金融、普惠金融等模式創新,通過大數據挖掘鄉村產業價值、控制農業金融風險,讓各類資本在鄉村投資興業。

  三是有助于破除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“障礙”。城鄉融合發展,體制機制是根本保障。依靠原有的手段和方式很難打破體制機制障礙,必須以技術創新為切入點,實現技術創新與制度創新的雙輪驅動。比如,由于人口流通頻繁,要實現常住地管理意味要投入大量資源進行核實、更新和服務,導致地方政府不愿意改變傳統戶籍制度。隨著數字政府建設的推進,電子證照、電子簽章等技術廣泛應用,戶籍遷移、管理、變更實現了全面線上化、智能化辦理,為戶籍制度改革提供了重要支撐。未來應以技術創新倒逼制度創新,突破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束縛,切實提升城鄉綜合治理能力和水平。

  四是有助于破解實現城鄉公共服務均等化“難題”。我國農村面積廣闊、交通不便、居民散居,城鄉公共服務不均衡問題較為突出。智慧教育、智慧醫療、智慧養老等模式的興起,可以通過數字化平臺讓城市服務向鄉村低成本延伸,打破了傳統公共服務的空間局限。必須充分利用數字技術,進一步打破城鄉居民戶籍限制,加快布局智慧教育、智慧醫療、智慧社保等公共服務平臺,推進城鄉教育、醫療、社保等公共服務體系一體化規劃、標準化建設、均等化分布、異地化辦理,推動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,逐步縮小城鄉公共服務差距。

  統籌謀劃數字化

  全面賦能新時代城鄉融合發展

  數字化改革創新賦能城鄉融合發展,需要系統布局、綜合施策、對癥下藥。要堅持有效市場和有為政府更好結合,堅持鄉村優先、以城帶鄉、以工補農的原則,深化大數據、互聯網、物聯網、區塊鏈、人工智能等信息技術在鄉村治理、政務服務、區縣經濟等領域的融合應用,謀劃特色應用場景,推動農村產業智能化、村民生活智慧化、鄉村治理數字化,促進城鄉要素自由流動、平等交換和公共資源合理配置,豐富鄉村精神文化生活,促進城鄉居民共享經濟社會發展成果。

  一是注重統籌謀劃、夯實基礎。堅持把城鄉數字化布局作為一個整體統籌謀劃,從戰略層面精準把握數字化促進城鄉融合發展的總體趨勢、主攻方向以及重點領域,著眼重塑新型城鄉關系,一體規劃、同步實施新型智慧城市和數字鄉村建設。加快城市數字化智能化設施向鄉村延伸覆蓋,大力推動鄉村信息基礎設施優化升級,加快鄉村公路、電網、水網等傳統基礎設施數字化改造,提升智能化應用水平,豐富“三農”信息終端和服務供給,暢通城鄉技術、資本等要素雙向流動,彌合城鄉之間的數字鴻溝,實現城鄉數字基礎設施互聯互通、共建共享,以數字化創新發展促進城鄉在規劃布局、要素配置、產業發展、公共服務、生態保護等方面相互融合和共同發展,逐步實現高水平城鄉發展一體化。

  二是注重聚焦重點、精準發力。聚焦產業發展、公共服務、社會治理等重點領域,突出以城帶鄉、城鄉互動,帶動鄉村全面數字化轉型。加快產業數字化轉型,推動數字技術與農業生產、加工、流通、文旅等業態結合,搭建物聯網感知平臺、供需對接平臺、農產品反向定制等平臺,打造新型農業產業融合業態,提高農業附加價值,拓展產業價值鏈條。加快公共服務數字化,打造城鄉居民業務在線申報、集中審批、統一結辦的智慧教育、智慧醫療、智慧社保等公共服務云平臺,實現城鄉數據全面感知,業務辦理跨界集成,業務流程整合再造,業務事宜協同審批,不斷提高城鄉公共服務均等化水平。加快社會治理數字化,加強“城情”“鄉情”的治理云平臺建設,實施鄉村文化傳承、脫貧攻堅、生態保護等數字化工程,推進基于數字鄉村的黨務、政務、財務的信息公開和居民意見數字表達機制,提升城鄉社會治理的綜合性和協調性。

  三是注重引領示范、以點帶面。數字化轉型是系統工程,必須突出抓好區縣城這個重點和鄉鎮這個節點數字化改革創新,促進智慧城市與數字鄉村協調并進,實現城鄉數字資源統籌配置、整合共享、功能互補。支持有條件的區縣開展城鄉數字化融合試點示范,推動城市5G、互聯網、物聯網、大數據平臺等服務在區縣重點布局,鼓勵區縣開展數字化創新試點,圍繞田間管理、農產品流通等領域打造智慧應用,統籌進行規范標準、數據匯聚、業務協同等工作,推動縣域數字化“百花齊放、各領風騷”。推動有條件的鄉鎮推廣數字化應用,喚醒鄉村“沉睡的資源”,讓數字化轉型見到效益、釋放紅利。

  四是注重應用牽引、厚植生態。數字化改革是一段長期歷程,既需要以應用來牽引,也需要以企業、人才等生態為支撐。加強應用場景策劃,組織區縣、鄉鎮開放農業農村數字化應用場景,加大資金、政策等支持力度,鼓勵互聯網企業開發適應“三農”特點的信息終端,提供精準數字服務幫扶,幫助鄉村加快應用數字化技術。大力開展信息化人才下鄉活動,培養鄉村數字化人才,重點提高農村老年人、留守兒童和婦女等農村特殊人群信息化素養和技能。加快構建城鄉創新協同、錯位互補、供需聯動的數字化發展生態,正確引導平臺經濟賦能“三農”發展,依法規范使用平臺企業獲得的海量數據,規范平臺經濟不合理行為,推動農村平臺經濟健康有序發展。

 ?。ㄗ髡邽橹貞c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副主任,重慶社會科學院黨組書記、院長)

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主辦 ? 版權所有   京ICP備17015343號-3 | 京公網安備11010202009690號
农村诱奷小箩莉h文合集
<progress id="5n9hx"><noframes id="5n9hx"><progress id="5n9hx"></progress>
<th id="5n9hx"><address id="5n9hx"></address></th> <ruby id="5n9hx"><video id="5n9hx"><ruby id="5n9hx"></ruby></video></ruby>
<th id="5n9hx"></th>
<th id="5n9hx"></th>
<strike id="5n9hx"><noframes id="5n9hx"><span id="5n9hx"></span>
<strike id="5n9hx"><video id="5n9hx"></video></strike>
<progress id="5n9hx"><noframes id="5n9hx"><progress id="5n9hx"></progress>
<th id="5n9hx"><noframes id="5n9hx"><span id="5n9hx"></span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